朔州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电荒刺激各地电厂大干快上中央提高警觉担忧过热(新闻)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7日    点击:[0]人次

电荒刺激各地电厂大干快上 中央提高警觉担忧过热

夜晚的宁波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中国东部、乃至整个中国近年来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晚上9点从火车站对面金龙饭店16层的窗户望出去,夜色中的宁波城,路灯暗淡,车少人少,街道两旁是大片大片的黑暗。

“很长时间了,从去年夏天开始,”出租车司机范师傅说,“居民区‘停四开三’算是很不错了,也就是一周七天里,四天停电三天供电。”

宁波市去年拉闸限电共5万多次。“现在仍然这样,电力一吃紧就立刻拉闸。”周先生说他所在的某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汽车零部件,公司像大多数当地企业一样都购买了柴油发电机,以备突然拉闸之用,因为2004年宁波市用电量的缺口预计仍有几十万千瓦时。而正在距离宁波市以东100多公里的宁海县加紧建设的浙江国华宁海电厂(以下简称国华电厂),最快也只能在2005年底前投产首台机组。

电荒刺激电厂大干快上

“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地赶工期,” 浙江国华浙能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华发电公司)综合管理部经理袁曙东介绍说,“国华电厂的一期工程已经顺利推进,二期的准备工作也已开始启动,力争在2008年原定计划之前能提早全部交付使用。”

项目规模可达240万千瓦的国华电厂,不仅是浙江省有史以来最大的燃煤发电厂,也是近年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发改委)在华东地区批准的最大规模的发电厂,同时它还是浙江省第一个由省外企业投资控股的大型电力项目。

对于深陷电荒危机的宁波市乃至浙江省而言,国华电厂无疑是雪中送炭。

2002年6月19日,北京国华电力有限公司与浙江省电力公司、浙江省能源集团公司以及浙江省发展与计划委员会,共同签订了一份《关于合作建设浙江沿海电厂的原则协议》。这份被称为“四方原则协议”的文件当时商定:国华电厂106亿元的总投资,由北京国华电力有限公司与浙江省电力开发公司按6?4的出资比例共同投资建设,并组建浙江国华浙能发电有限公司专事此电厂的前期建设与后期运营,公司由北京国华电力有限公司控股。

协议签署之后的国华发电公司,立刻开始电厂选址、征地、修路等前期工作,同时积极争取国家发改委对项目的审批。宁海县一位柴姓副县长亲自在国华电厂的政策指挥部办公,负责电厂建设过程中与当地事宜的协调,这使得征地拆迁、对当地群众的补偿条件等等原本棘手的工作都进行得一路畅通。截至3月22日采访之时,在宁海县强蛟镇临海而建、背靠山坡、占地约35公顷的国华电厂,已经进入如火如荼的主体工程建设阶段。

“按照省、市政府以及公司董事会的要求,根据浙江省严重缺电的现状,我们力争每台机组的工程进度比原计划提前半年,首台机组争取在2005年底并发电。”国华发电公司总经理陈杭君在3月26日召开的浙江省2004年电力建设工作会议上说,原计划2006年、2007年分别投产两台机组,2008年四台机组全部投入运行的进度有望提前半年实现。

与此同时,国华电厂项目的审批进程却没那么神速。2003年的3月、10月、11月,国华电厂先后获得国家发改委对此项目建议书的批复、国家环保总局对其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批复以及国务院办公会议对其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原则性通过。但直到今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全国《电力建设项目公告》显示,国华宁海电厂还未获得开工建设的正式批准。

地方抗电荒 中央忧过热

事实上在浙江省,同国华电厂一样,在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之前就先行开工建设的电厂正越来越多,而这种状况已经引起中央政府的警觉。

在国家发改委2月下旬公布的这份《电力建设项目公告》中,浙江的项目只有7项。但3月23日,浙江省基础产业发展处副处长陈海涛告诉:“浙江省目前已经落实在建、拟建的电力项目有25项。”今年浙江省在电力项目建设方面的总投资达500亿元左右。

“企业已经怨声载道了。”陈海涛介绍说,虽然浙江的很多企业都自备了柴油发电机保证生产,但柴油发电电压不稳、安全性能不高以及柴油价格上涨等因素造成产品的成本增加与质量下降,已经严重影响了浙江产品在国内与国际市场上的地位。“一家企业的利润少一点没关系,但浙江企业的产品一旦因为缺电断货而丢了市场,再想挽回市场份额代价就非常大了。”所以,陈海涛说,去年年初新一届省领导班子上任后的第一次常务会议,就是专门研究浙江缺电的问题。

浙江省计委综合处去年底发布《2003年浙江经济形势分析与2004年展望》的报告称:2003年月,全省累计拉闸限电16万余次,不仅导致全省工业总产值损失约270亿元,影响工业增加值增幅约2.4个百分点,而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居民的生活用电。“电力不足成为制约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瓶颈。”报告就此提出的对策建议是,要“千方百计缓解电力供应矛盾,制定错峰用电计划,加快重大电源项目的建设步伐,抢建一批应急输变电项目,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建设热电厂”。

不仅是缺电的浙江在“加快、抢建、鼓励”电力建设,几乎所有缺电的省份都在争取电力项目的大干快上。据国家发改委官员透露,目前各地报送到发改委申请批准的发电项目已经超过全国现有发电装机总数的三分之二,而且其中一半的项目强烈要求在今年开工。

早在去年8月,国家发改委一位司长质询宁波太多的钢铁项目上马已经影响到居民生活用电时,宁波某副市长当时就回答说:“那你再多批给我们几个电厂吧。”而今年以来,电荒刺激下缺电省份的心急如焚与资本投资电力的热情高涨,开始让中央政府越来越不安。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杏讧明在今年2月中旬接受央视采访时首次提及:“今年全国装机容量缺口仍将扩大,电力供需形势将更加严峻,华东的形势可能会非常严峻。但是,目前电力工业也存在无序发展、盲目建设的问题,已经出现了过热苗头。”

3月12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在新华接受民提问时,再一次表达了中央政府的考虑和担忧,“当前的缺电局面极大地刺激了投资建电的积极性,报来的项目有3亿千瓦,现在我发愁的不是建电厂太少了,而是发愁在短缺时建这么多电厂,说不定几年后又富余了。”

“我们盘子里的(电力)项目确实不少,但我们不怕多。”陈海涛说,一方面浙江已经进入“硬缺电”时期,而不是其他一些省市的季节性与随机性缺电,即使这么多的项目在建、拟建,囿于从投资到投产的必要周期,至少今明两年浙江缺电的形势还会更加严峻。“即便是几年之后电力供求从短缺走向平衡甚至过剩也没关系,那时就可以实行竞价上,最终让用户受益。”陈海涛说。

陈海涛认为,国家近年来对电力项目过于严格的审批限制是导致我国电力建设落后的原因之一,以致电力增长难以支撑突然起飞的经济增长。“我们嘉兴电厂的项目申请了八九年,直到去年年初才获批,如果能提前三年,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么严重的局面了。未来几年内浙江的GDP增长肯定不会再像前两年那么高了。”

但张国宝认为,导致目前缺电局面不是因为电力建设太慢,而是经济增长过快。“国家从未停止过电力建设项目的审批,从建国以来,我国电力建设的发展速度已经创造了世界上的高纪录。”张国宝说,问题在于“自2002年6月以来已经连续20个月,平均每个月的用电增长都超过15%,远远高于9.1%的经济增长速度”。

而支撑9.1%经济增长速度的固定资产投资的高增长,已经让中央政府非常担心。3月24日,国家发改委官员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要坚决控制当前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过快的势头。“一些地方在经济发展思路上片面追求经济增长速度、地区间相互攀比,以及部分行业的盲目投资与低水平重复建设,是导致固定资产投资高增长的主要原因。”

因此,国家发改委认为导致电力紧缺的原因之一,是近年来我国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从长远看,我国的能源资源,比如煤炭、水和环境容量,都难以支撑粗放的经济结构和能源消费的超常增长。”杏讧明说。 电荒近忧 煤炭远虑?

相比于水电、核电相对较短的投产周期或较低的投资成本,建设投产快的燃煤发电厂成为很多缺电城市的首选。240万千瓦的国华电厂就是一座大型的燃煤发电厂。据介绍,目前浙江需要消耗煤炭的发电厂占全省发电量总量的63%,而现在全国开工的电厂中燃煤电厂占到91%。我国目前的平均水平是每1千瓦时发电量大约需要400余克煤。

这直接导致我国的煤炭产量在连续4年负增长之后,在去年达到近17万吨的历史最高产能,但这仍然没有满足众多“等米下锅”的钢厂、电厂。据说去年年底浙江省省长吕祖善因此亲自带队,率全省11位市长与大型能源集团的负责人“北上谋煤”,争取到了山西、内蒙古等5家企业中长期的购煤合同。

电力紧缺刺激的电力投资快速扩张已经传导至煤炭供应的紧缺。“我国煤炭总量的70%都是用来发电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乌荣康说,去年煤炭行业超产能的高增长中,其实隐含了许多安全隐患,而且很多煤矿在需求刺激下已经被过度开采了,“原本50年开采年限的煤矿也许只能开采20年了。”乌荣康认为,国家应该对一些行业超常规的增长进行有效的事前调控,避免宏观经济与某些行业的大起大落。

张国宝对我国久难解决的“煤电矛盾”非常敏感。“不是说有钱建一个电厂就行了,要合理配置资源。”张国宝说,缺电背后是缺煤以及运力的紧张,“建设电厂一定要考虑它有没有稳定的燃料供应,这个燃料能不能通过已有的运输渠道运到电厂里。”

陈杭君在3月26日的浙江省电力建设工作会议上也坦言,国内新建电厂项目骤然增多,导致电力设备供应紧张;同时水泥、钢材、沙石等原材料的价格又在猛涨,使得国华电厂压缩投资规模和提早完成工程的压力都非常大。“电力设备的供不应求,已经让我们的设备采购成本增加了7000万元,”袁曙东说,“原本与电力设备商很早签订的合同,最后还是涨价了,据说有民企拿着现金直接上门买走设备。”

但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研究员姚伟介绍说,虽然目前电力设备、电煤以及运输费用的上涨将导致火电厂的成本增加3%-6%,但电厂投资的收益率仍然高达12%左右。

“电力设备和煤炭运输的紧缺与价格上涨,都不会是电厂收益最大的影响因素,电厂投资收益最大的风险主要在于需求的变动。”姚伟说,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已经进入新一轮的增长周期,这至少保证了5年之内稳定的电力需求,“即使几年之后电力需求达到基本平衡或者饱和,对电力投资企业来说,不过是收益率由12%下降到10%而已。”所以他认为,虽然中央政府有自己的考虑,对电力投资的审批仍然抓得很紧,但高收益和低风险以及缺电地区的迫切需求,都会刺激电力行业的投资增加。

而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周凤起亦认为,中央政府应该做的是放开煤炭价格与电力项目审批,让市场机制去配置资源,而不是仅仅担忧能源的供应状况。

就在紧邻宁海的象山县,另一座投资近百亿、规模达240万千瓦的大型燃煤火电厂已经开始动工建设。据说这是由浙江省委公开招标,最后北京大唐电力公司中标的又一项浙江沿海电力建设项目,它同国华电厂一样,“国家还没批,但同县政府就土地等方面的问题都基本谈妥了”。

电厂阀门水压试验机厂

气动液体增压泵

液压阀门试验台